回到首頁
About Me!
字體變
字體正常
字體變小
訂閱我的RSS
捎信來

2009年2月27日 星期五

現實生活中的心靈捕手

今天看八卦版,看到這篇文章,真的有是難得看到一位好記者!我覺得社會就是需要多一點這種"正面的力量"!

現實生活中的心靈捕手 楊德宜/聯合報

月20日見於A3版頭題的「被霸凌的孩子學測衝全校第一」,報導一名高三考生因為個性內向,國中飽受欺凌,成績一落千丈,所幸上高中後師生協助他走出陰霾,他個性變得開朗,學測衝全校最高分,作文「逆境」心酸寫出自己的遭遇。

這不是獨家,但同業的報導只見於地方版,擠在角落的小小一塊,內容是這名學生各科怎麼準備,所以學測表現還可以。

2月19日學測公布成績單,報社下指令要找出滿級分學生,我負責的轄區算是桃園縣較鄉下的鄉鎮市,連60級分以上都難能可貴,幾乎不可能出現滿級分學生,打電話問校長,總是得到吞吞吐吐的答案,乾脆問有沒有入學時基測很低分、但學測表現大躍進的學生。

私立治平高中的公關很快就回覆我了,說有個學生,基測成績勉強掛國立楊梅高中車尾,這次學測考66級分,父親是老榮民,家境不是很好,個性很內向,不太講話。

當時我抱持的心態是問成績進步神速的讀書秘訣,我立刻衝到教務處辦公室,看到男學生坐在會客區,頭髮短如小平頭,髮長短不齊,像是給便宜的家庭理髮剪的,面無表情,端坐在一旁,像在生氣。

那個面無表情的學生叫梁雲翔,這天天氣不錯,他卻穿著制服外套,還把三個扣子都扣起來,外套明顯大一號又皺巴巴的,很像家境清寒的書呆子。


我看他全身僵硬,只好裝熟,笑臉趨身問他:「你是66級分的學生嗎?」他身體明顯往後縮了一下,像是很怕我,還是臭著一張臉,不講話,微微點頭。

跟梁雲翔對談過程很沉悶,如果我問一句、他答一句就算了,而是我問他什麼,他不會回我完整句子,「爸爸幾歲?」「不知道」,「爸爸幾歲生你?」「61」,「你有幾個兄弟姊妹?」「五個」,「你最小嗎?」「對」,他不看我,眼神隨時飄開,音量小到我一直問他「再講一次,我聽不到耶」。

我問梁雲翔的國中怎麼讀書,他說出的校名讓我不禁皺眉,「那出了名的流氓學校,你的成績在學校算很好吧?」他說「對」,然後就低頭不講了。一旁的高中主任打圓場說,梁雲翔很害羞,「他可以一整天都不講一句話」。

問到我頭皮發麻,晚到快半小時的同業開始不耐煩,用在場都聽得到的音量問我「復旦有72級分和70級分,妳應該去採訪復旦吧!」然後又補一句:「這才66級分」。

導師林美雲忙打圓場說,梁雲翔很內向,人際關係不太好,國中還因此常與同學發生衝突。雲翔剛入學也不跟她講話,作業不交,「因為他不敢問老師問題,才沒寫」,她告訴梁雲翔用點頭、搖頭代替回答,才慢慢願意講話,高中三年已經進步很多。

氣氛變得好尷尬,我趕緊轉移話題,問成績進步這麼多的秘訣,因為梁雲翔英語科滿級分,我問他英語要怎麼讀,他說他讀英語雜誌,還有課外讀物,「小說嗎?」「對」,「哈利波特嗎?」「有,可是我只讀過一、二集」,「你看得懂哈利波特原文書啊?」「邊看邊查字典就可以」,「幾年級看得懂的啊?」「國二」,「那同學不就以為你是怪胎嗎?」「嗯」。

「你國二就看得懂哈利波特,那你基測考這麼爛,不會是被欺負吧?」

梁雲翔愣住了,低著頭。

我再問:「你應該被同學說過,『功課好有什麼了不起』吧!」他瞪大眼盯著我看:「怎麼會知道?」我追問:「你聽過最難聽的話是什麼?」他回:「成績好有什麼了不起」。

「你有沒有被水潑過?」我一問,同業、學校主任和公關、老師都看著我,一臉莫名奇妙的表情。梁雲翔也一臉疑惑:「沒有」。

「你的東西有沒有被同學藏起來?」「有」。

「我現在問你的,都是我國中碰到的」,我說,「我以前很閉塞,跟你一樣,內向的人都會被欺負,我被同學用果汁淋頭,書包、課本從四樓丟下去,你呢?」

「我每天上學書桌都被翻得亂七八糟」,他說。

「很怕上學嗎?」

「我每天都不想上學」。

「每天都很希望永遠走不到學校,對吧?」我笑了。

同業大笑:「妳哪會內向啊?」我回:「我實習的時候,帶我的記者還罵我『這麼自閉,還想當記者』」,然後我回頭看著梁雲翔笑著說:「厲害吧?」

梁雲翔笑了。接下來我問什麼,他的描述變完整了,他說他書桌被亂翻,同學會一起罵他、笑他的爸爸很老,因為國中才140公分,女生會打他,他不敢講話,他好害怕上學。

「作文題目是逆境,你寫什麼?國中的事嗎?」

「嗯」,他說他寫國中的遭遇,上高中後老師和同學對他很好,同學還會找他參加活動。

「什麼活動?」

「拉我打籃球」,他說,這是他最感動的事。

大概我一直問這些「報紙哪會登」的內容,同業嚷著他很忙,要跑很多地方,站起身說要拍照,就先離開了,「我很閒,你介意再跟我聊聊嗎?」梁雲翔點頭說好。

高中主任提到梁雲翔學測成績是全校最高分,公關接著說,梁雲翔以前還被老師逼去看精神科。

「你被欺負還認為你有病?你國中老師很壞耶,我們公布他名字啦!」

梁雲翔愣住,搞不清楚我說玩笑話還是認真的,他說,因為同學都討厭他,老師要他爸爸帶他去看精神科,「醫生說我沒問題,我爸還不相信」。「跟醫生講話好玩嗎?」「嗯,很輕鬆」,「像我這樣講話嗎?」「嗯」。

採訪結束我要拍影片,「我希望以你當範本,鼓勵那些跟你一樣飽受欺負的孩子」,錄影時他口齒流利,儘管還是小小聲,他已經可以娓娓敘述自己的故事,我還拍到他笑著跟同學、老師聊天的畫面。

「這不會是你這輩子講過最多話的一次吧?」

他笑了。

「過去的就讓它過去,這個社會就是這樣,你不能改變社會,你就改變自己」,「我可以,你也可以,懂嗎?」我說,「我還當記者咧!」


4 Comments:

indigo 提到...

這篇新聞讓你覺得? 溫馨

hnigel 提到...

這也是鄉民的梗!

HMCA 提到...

我也很喜歡這篇

hnigel 提到...

一個行業中總有好人,也有壞人

張貼留言